游民是社会安全漏洞?听听来自青年社工左右为难的告解

阅读小贴士

你知道社会工作者(简称社工)与志工和义工不同吗?你了解他们的专业、困难与处境吗?你有发现在台湾社工界中,游民领域所投入的人物与资源,其实远不及儿少、老人、身障等其他类吗?

即使台湾已迎向多元、平权,但依旧对于某些群体存有标签及有色眼光的偏见,难以完全抹除。本书《你不伸手他会在这里躺多久》来自第一线社会工作者李佳庭的告白,她面对低薪、高工时、高压力、高风险等诸多挑战,她毅然坚守为无家者服务的岗位,更提供一些省思与发现,等着你、我一起来认识。

文/李佳庭社工

我们把社会安全网补好,好吗?

以前在做游民外展服务的时候,我的工作之一就是想办法安置路上的街友。有些街友会对天空喃喃自语、咆哮,让路过的人感到很害怕,于是民众就会打一九九九,请社工到现场处理。

我不是神,也不会心灵控制术,如果游民不想去看医生,不想接受安置,我也不能拿他怎么办。

民众问我为什么不带游民去看医生。但游民说,他不想去呀。民众会说:你们应该强制他去啊。万一他砍人,怎么办?

社工没有强制游民就医的权力,不过,我们可以办联合会勘,请警消、里长,还有卫生所的公卫护士,到场评估。

只是,能够在外露宿长久的疑似精障者,在没有攻击别人与伤害自己,只是喃喃自语或对空气谩骂的个案,通常公卫护士都会说:他没有自伤伤人之虞。因此无法强制就医。然后民众一直通报,我们也只能写上无安置意愿来回覆陈情,然后再继续面对每天无止境的个案。

整个游民外展服务只有三名第一线社工、一名督导,加上一名主任,却要应付整个新北市,包含金山、万里、深坑、石门、淡水的街头游民与疑似街友。

如果可以不用考虑社工建立关系的那一套,而我能以影分身之术,复制一千个社工的话,应该就可以吧。

虽然我自己也不喜欢强迫别人去做他不喜欢做的事,但如果一直被重复通报同一个案件,我也会觉得自己很无能,没把事情做好。

我夹在中间,像夹心饼干。

我很苦恼的打电话去问卫生单位,这种案件他们都怎么处理,有没有什么街头的精神资源是我可以使用的。例如,请精神科医师到街头或社区来协助等等,对方冷冷的说,没有这种服务。因为要去医院,才有治疗或诊断的工具,而且在街头上不能刷健保卡(注)。

当我一听到在街头上不能刷健保卡时,我整个傻眼。如果是这种事,那么,我们想一点行政流程改善的方法来解决就好了,不是吗?

我接着问对方,那么,还有其他可行的建议吗?

对方隐晦的说,还有一种方法,就是我们在跟个案会谈的时候,如果不小心激怒他,让个案对我动手。公卫护士就可以说他有伤人之虞,把他强制就医。

这个建议真是太让人愤怒了。这不是挖洞给个案跳吗?我是从事助人工作,如果这样做,那么,我与国家控制的机器有什么不同?我宁可辞职。

在某一次的全国游民联系会报里,有社工提出这个困境,他问公卫护士,为什么要把强制就医的门槛设这么高。

公卫护士看起来积怒已久,一抓起麦克风,就劈里啪啦:评估有评估的要件与程序。你们每次都说要强制就医,要强制就医,到时候当事人有质疑,有想过被告的是我们吗?我们只是关怀个案,为什么还要扛强制的责任?!实际上,也没有法律授权给我们或医师,是警察才有管束的权力。而医院社工也很不高兴这个程序把喝酒的、街头没病的都丢去医院。

于是,整个会报讨论了半天,所有的卫生单位、社福单位、医疗等第一线单位,大家都很生气,但还是没有任何结论。

在某一次的教育训练上,我问消防学长:听说有些消防学长会故意惹怒街头上的精神病人,等他们动手的时候,就把他们强制就医。请问,这是真的吗?

学长老神在在的说:对呀,有些人会这样啦,比较干脆。不然他们会一直打进来叫救护车……

他顿了一下,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啦,有些人而已。

实情是,也不是只有故意惹怒对方这个方法而已,另一种是和医院熟识的医师说好,医师直接随着民间救护车一起来,当场就把病患约束、收治进医院。

强制就医是一件非常灰色地带的事情。虽然在现有的法规下,看起来不能随意把人强制就医,但如果真的要这么做,还是有很多方法的。

除了可能造成人权的侵害以外,医院也不可能让病患住院一辈子。出院之后的病患没有地方可以去,又回到原来的环境,又继续发病,又再把他/她强制就医,又再放出来,又再抓回去……除了浪费时间,浪费人力,浪费金钱以外,没有任何好处。

与其把钱、时间、人力花在无效的行政流程上,还不如好好协助精神病人的家庭支持、人际网络、医疗补助与居家服务、社区精神复健中心、街头医疗资源,好好的把网补好。

将资源投入在社区服务网络的建立,让病人可以重返社区,在社区中复健或生活。

强制就医就只是强制送到医院。医院关不住病人的行动,多半还是要回归到社区,进不了家庭,就回到了街上,无限轮回。

注:

每一个县市的做法与资源不一样。例如,台北市的游民社工就可以使用游民重建金,来支付街头精神医疗的支出,但在我的新北工作经验里,并没有这份资源。

●本文摘自宝瓶文化出版之《你不伸手,他会在这里躺多久?──一个年轻社工的挣扎与泪水》,请勿转载。欲知更多内容请试阅电子书。udn会员独享100元购书金,结帐输入GIFT8立刻抵用。(限量200名)

更多推荐阅读

?《实习医生的秘密手记》与死神抢人的30分钟!走在生死十字路口的实习医生!

?《小熊回家:南安小熊教我们的事》台湾首度送野生小熊回山林的故事!

?《这份工作,你真的想做一辈子吗?最励志的转职指引,让你的职涯下半场更加闪亮》

?《人生障碍俱乐部:临床心理师的暖心小剧场》人类另类心智的惊异探险!

作者简介

李佳庭社工

1990年出生,2017关键评论网的未来大人物。

2012年毕业于中山医学大学医学社会暨社会工作学系社会工作组,同年考上社工师专技高考合格。2014年进入芒草心慈善协会,在协会负责游民外展社工及街游专案社工,之前曾任新北市游民外展中心社工。目前在芒草心负责台北市中正万华区的游民外展社工,以女性街友为服务大宗。

赞(8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http://www.ax-ars.com/linghao/201908/4.html

评论 抢沙发